关于垂柳的诗句

涌金门城望五首

方回

萧条垂柳映枯荷,金碧楼空水鸟过。

略剩繁华犹好在,细看冷淡奈愁何。

遥知堤上游人少,渐觉城中空地多。

回首太平三百载,钱王纳土免干戈。


忆春日曲江宴后许至芙蓉园

李绅

春风上苑开桃李,诏许看花入御园。香径草中回玉勒,

凤凰池畔泛金樽。绿丝垂柳遮风暗,红药低丛拂砌繁。

归绕曲江烟景晚,未央明月锁千门。


道间见桃李花

施枢

东风到处竞繁华,不问穷檐与大家。

垂柳丝中深院宇,隔{外广内啬}时有出来花。


唐多令·何处合成愁

吴文英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都道晚凉天气好,

有明月,怕登楼。

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

燕辞归,客尚淹留。

垂柳不萦裙带住,

漫长是、系行舟。

【注释】:

①心上秋:合起来成一“愁”字。两句点明“愁”字来自惜别伤离。

②飕飕:风雨声。这句是说即使不下雨,芭蕉仍然发出飕飕的秋声。

③年事:往事。这两句是说往事如梦,似花落水流。

④燕辞归:曹丕《燕歌行》“群燕辞归雁南翔”。 客:作者自称。

淹留:停留。

⑤萦:旋绕。 裙带:指别去的女子。

【评解】

本词就眼前之景,抒离别之情。上片写离愁。诗人满怀愁绪,怕在月明之夜,登楼

眺望。下片抒发别情。燕已归来,人却淹留他方。全词构思新颖别致,写得细腻入微。

语言通俗浅近,颇似民歌小调。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所以感伤之本,岂在蕉雨?妙妙。

王士禛《花草蒙拾》:“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滑稽之隽,与龙辅《闺怨》

诗:“得郎一人来,便可成仙去”,同是“子夜”变体。

张炎《词源》:此词疏快,不质实。

陈洵《海绡说词》:玉田不知梦窗,乃欲拈出此阕牵彼就我,无识者,群聚而和之,

遂使四明绝调,沉没几六百年,可叹!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首二句以“心上秋”合成“愁”字,犹古乐府之

“山上复有山”,合成征人之“出”字。金章宗之“二人土上坐”,皆藉字以传情,妙

语也。“垂柳”二句与《好事近》“藕丝缆船”同意。

“明月”及“燕归”二句,虽诗词中恒径,而句则颇耐吟讽。张叔夏以“疏快”两

字评之,殊当。

---------------------

吴文英的这首《唐多令》写的是羁旅怀人。全词字句不事雕琢,自然浑成,在吴词中为别调。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燕辞归、客尚淹留”为第一段,起笔写羁旅秋思,酿足了愁情,目的是为写别情蓄势。前二句先点“愁”字,语带双关。从词情看,这是说造成这些愁情的,是离人悲秋的缘故,秋思是平常的,说离人秋思方可称愁,单就这点说命意便有出奇制胜之处。从字面看,“愁”字是由“秋心”二字拼合而成,所以此二字又近于字谜游戏。这种手法,古代歌谣中经常可见 ,王士禛谓此二句为“《子夜》变体 ”,具“滑稽之隽”(《花草蒙拾》),是道著语。此词以“秋心”合成“愁”字,是离合体,皆入谜格,故是“变体 ”。此处似乎是信手拈来,涉笔成趣,毫无造作之嫌,且紧扣主题秋思离愁 ,实不该以“油腔滑调”(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目之。

“何处合成愁 ?离人心上秋 。”两句一问一答,开篇即出以唱叹 ,而且凿空道来,实可称倒折之笔。下句“纵芭蕉不雨也飕飕”是说,虽然没有下雨,但芭蕉也会因飕飕秋风,发出凄凉的声响。这分明想告诉读者,先时有过雨来。而起首愁生何处的问题,正由此处蕉雨惹起。所以前二句即由此倒折出来,平添千回百折之感。秋雨初停,天凉如水,明月东升,正是登楼纳凉赏月的好时候。“都道晚凉天气好”,可谓人云亦云 ,而“有明月,怕登楼”,才是客子真实独特的心理写照。“月是故乡明”,望月是难免会触动乡思离愁的。这三句没有直说愁,却通过客子心口不一的描写把它充分地表现了。

秋属岁未,颇容易使人联想到晚岁。过片就叹息年光过尽 ,往事如梦。“花空烟水流”是比喻青春岁月的流逝,又是赋写秋景,兼有二义之妙。由此可见客子是长期飘泊在外,老大未回之人。看到燕子辞巢而去,心生无限感慨。“燕辞归”与“客尚淹留”,两相对照,自可见人不如候鸟 。以上蕉雨 、明月、落花、流水、去燕⋯⋯虽无非秋景,而又不是一般的秋景,于中无往而非客愁,这也就是“离人心上秋”的具体形象化了。

此下为第二段 ,写客中孤寂的感叹。“垂柳”是眼中秋景 ,而又关离情别事写来承接自然 。“ 萦”、“系”二字均由柳丝绵长思出 ,十分形象。“垂柳不萦裙带住 ”一句写的是其人已去,“裙带”二字暗示对方的身份和彼此之间的关系 ;“谩长是 ,系行舟”二句是自况,意思是自己不能随去。羁身异乡,又成孤零,本就有双重悲愁,何况离自己而去者又是一位情侣呢。由此方见篇着“离人”二字具有更多一重含意 ,是离乡又逢离别的人啊,其愁也就更其难堪了。伊人已去而自己既留,必有不得已的理由,却不明说(也无须说),只是埋怨柳丝或系或不系,无赖至极,却又耐人寻味 。“燕辞归 、客尚淹留”句与此三句,又形成比兴关系,情景相映成趣。

全词第一段对于羁旅秋思着墨较多 ,渲染较详,为后边描写蓄足了力量。第二段写字中怀人,着笔简洁明快,发语恰到好处,毫无拖沓之感。较之作者的其它作品,此词确有其独到之处。


春日

倪瓒

闭门积雨生幽草,叹息樱桃烂熳开。

春浅不知寒食近,水深唯有白鸥来。

即看垂柳侵矶石,已有飞花拂酒杯。

今日新晴见山色,还须拄杖踏青苔。


春晴

郑刚中

青烟漠漠书无人,垂柳遮凉不见尘。

饮水曲肱眠细草,绝胜肉食坐车茵。


浪淘沙·泼火雨初晴

李彭老

泼火雨初晴。草色青青。傍檐垂柳卖春饧。

画舫载花花解语,绾燕吟鸾。

箫鼓入西泠。一片轻阴。钿车罗盖竞归城。

别有水窗人唤酒,弦月初生。


临江仙·帘卷池心小阁虚

李珣

帘卷池心小阁虚,暂凉闲步徐徐。芰荷经雨半凋疏。

拂堤垂柳,蝉噪夕阳余。

不语低鬟幽思远,玉钗斜坠双鱼。几回偷看寄来书。

离情别恨,相隔欲何如。

莺报帘前暖日红,玉炉残麝犹浓。起来闺思尚疏慵。

别愁春梦,谁解此情悰?

强整娇姿临宝镜,小池一朵芙蓉。旧欢无处再寻踪。

更堪回顾,屏画九疑峰。


同萧山陈长官县楼登望

方干

坐看南北与西东,远近无非礼义中。一县繁花香送雨,

五株垂柳绿牵风。寒涛背海喧还静,驿路穿林断复通。

仲叔受恩多感恋,裴回却怕酒壶空。


寓言二首(次首《律髓》入侠少类,作卢象《

王维

朱绂谁家子,无乃金张孙。骊驹从白马,出入铜龙门。

问尔何功德,多承明主恩。斗鸡平乐馆,射雉上林园。

曲陌车骑盛,高堂珠翠繁。奈何轩冕贵,不与布衣言。

君家御沟上,垂柳夹朱门。列鼎会中贵,鸣珂朝至尊。

生死在八议,穷达由一言。须识苦寒士,莫矜狐白温。


维摩诘一首

苏籀

杯杓何人执其咎,胁胁卑卑十年臭。

邂逅琼枝解渴心,京洛岂尝开豆蔻。

博山沈水烧春昼,採英撷萼春风手。

九回蠆卷纡余秀,尺六仙围楚宫瘦。

痴狂无限热肝脾,盛诧樱桃比垂柳。

槁木寒灰不二门,禅功道力何妍陋。


蝶恋花·碧玉高楼临水住

晏几道

碧玉高楼临水住,

红杏开时,花底曾相遇。

—曲阳春春已暮,晓莺声断朝云去。

远水来从楼下路,

过尽流波,未得鱼中素。

月细风尖垂柳渡,梦魂长在分襟处。

【注释】:


同陈留崔司户早春宴蓬池

高适

同官载酒出郊圻,晴日东驰雁北飞。隔岸春云邀翰墨,

傍檐垂柳报芳菲。池边转觉虚无尽,台上偏宜酩酊归。

州县徒劳那可度,后时连骑莫相违。


角招

姜夔

为春瘦。何堪更绕西湖,尽是垂柳。自看烟外岫。记得与君,湖上携手。君归未久。早乱落、香红千亩。一叶凌波缥缈,过三十六离宫,遣游人回首。犹有。画船障袖。青楼倚扇,相映人争秀。翠翘光欲溜。爱著宫黄,而今时候。伤春似旧。荡一点、春心如酒。写入吴丝自奏。问谁识,曲中心、花前友。

【注释】:

姜白石作诗最初是学江西诗派,取清黄庭坚,亦步永趋,很用苦心,后来才悟道:“作者求与古人合,不若求与古人异;求与古人异,不若不求与古人合而不能不合,不求与古人异而不能不异 。”他的作品从此达到自然成文的地步 。这首词就体现了这种特点。

此词前有小序云 :“甲寅春 ,予与俞商卿燕游西湖,观梅于孤山之西村,玉雪照映,吹香薄人。已而商卿归吴兴,予独来,则山横春烟,新柳被水,游人容与飞花中,怅然有怀,作此寄人。商卿善歌声,稍以儒雅缘饰;予每自度曲,吟洞箫,商卿辄歌而和之,极有山林缥渺之思。今予离忧,商卿一行作吏,殆无复此乐矣 。”甲寅是宋光宗绍熙五年(1194)。俞商卿,俞灏字商卿,姜夔的朋友,世居杭州。绍熙五年春天,作者至杭州 ,曾与俞灏共赏孤山西村(又名西泠桥)的梅花 ,不久俞灏归吴兴(今浙江湖州),作者独游孤山,对景怀人,写了这首词,对景抒怀显示出深刻的友谊。

开端点明地点与时节,在叙事中借景抒情。美好的春光能给人带来欢乐 ,但也容易触动离人的愁思,萦损柔肠,使人消瘦,但作者是写离愁,因而在取景时,着眼点是西湖垂柳。古代有折柳赠别的习俗,看到垂柳,很快牵动诗人的联想与感慨。开端擒题,“何堪”一词,用在“春瘦”与“垂柳”之间,使意思递进一层。为什么西湖垂柳能这样撩拨人的愁思?因为那是与友人“湖上携手”之处。烟外峰峦,虽别具风姿,然而如今“ 自看 ”独游,就不能不缅怀昔日的“湖上携手”。借伤春以怀友 ,因怀友而伤春;二者交融,不分际涯。由“湖上携手”接着想到对方“归后”的萧瑟风情,于是集中笔力来加以烘染刻画。“早乱落香红千亩”,是写花兼点时序 。香红是突出梅花之红之香两个特点,所以代指梅花。商卿离去,独来西湖,时已暮春,那“玉雪照映,吹香薄人”的千亩红梅,如今早已凋败零落 ,怎能不令人低回伤神呢?

既然红梅已不复存在,那旧游的踪迹又在何处?“一叶凌波缥缈 ,过三十六离宫,遣游人回首。”是写游船兼写情思 。独自登船赏春游湖,荡漾于烟波之中,那鳞次栉比的离宫别殿又怎能不让人频频地回首眺望不止呢?离宫,皇帝临时住的行宫,此指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的宫殿。南宋偏安江左,故称临安为行都,临安之宫殿为离宫 。三十六离宫,言宫殿之多。以上叙事,写作者独游西湖,即景生情,引起对友人的深切思念。

下片拓展思路,紧接西湖景物,以婉媚密丽之笔,写他人之乐 ,进行反衬。“犹有”紧承上片,词意粘连相续。青楼,歌妓的住处。古代显贵之家亦称青楼,梁刘邈《万山见采桑人》诗 :“倡女不胜愁,结束下青楼” ,后专指妓院 。翠翘,翡翠鸟尾上的长毛曰“翘”,美人把它当作首饰来装饰,故曰翠翘。宫黄,古代宫女用来涂额的黄粉,民间妇女亦多效之,又称额黄,是唐宋时一种很时髦的化妆。词人驾一叶扁舟,于落花缤纷中从水上缥缈而过,闪现在眼前的,是那精美的画船上,美女举袖障面;两岸的歌馆里,佳人持扇伫立。她们面容上涂着时兴的宫黄,时髦华丽的头饰闪烁着光彩。这些美女歌娃争艳比美,嬉游如故。而自己呢?友人已经远去 ,无人可与共赏良辰佳景,仿佛欢乐只是属于他人!难说处设以比较、对照,在这种曲折中词人心情的惆怅在华美快乐的背景下更显怅惆无状,意醇而味永。如今,充溢着词人整个心灵的,只有解脱不尽的无限的春愁,而这伤春的意绪犹如酒一般的浓烈,在词人心怀中荡漾起伏。要把它谱入丝弦自己聆听欣赏吧,可又有谁能够理解这伤春怀友的情思呢?更显示出两人友情的真挚与相知。据词序中所言,俞灏风度儒雅,善音乐,常常有山林隐居之想,堪称江湖文人白石的知音 。“今予离忧,商卿一行作吏,殆无复此乐矣。”语极沉痛。“一行作吏”,即“一经作吏”,指俞灏出仕做了小官 。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游山泽,观鱼鸟,心甚乐之。一行作吏,此事便废 。”姜夔语意本此。因而,此词煞拍几句所表达的感情,就不仅是一般的怀友之情,它实在是说,知音已入仕途,相伴共享山林、琴曲之乐恐不可复得 ,似乎也表露出词人对友人及至世界的失望。

陈郁《藏一话腴》谓白石“襟怀洒落,如晋、宋间人。意到语工,不期于高远而自高远。”于此可见。本篇词紧紧扣住西湖景物,即地兴感,借落花烘染 ,用青楼反衬,然后归结到“吴丝自奏”,同上文“湖上携手”在照应中进行对比 ,尾句以“问谁识”提醒全篇,余韵悠然。在思路上,上片触景生思兴发离愁,再折转到当今;下片由旁写转入正写,由外景收束到内在心灵。全词几经转折,逐步递进地写出了对友人的真挚怀念,姜白石一生性情孤高,未尝仕宦,襟期灑官,“似晋宋人”,此词就借对友人的思念以自己的襟怀,意境深远于抑郁中隐隐透露出词人那清超潇散的情怀。


春夕言怀

张泌

风透疏帘月满庭,倚栏无事倍伤情。烟垂柳带纤腰软,

露滴花房怨脸明。愁逐野云销不尽,情随春浪去难平。

幽窗谩结相思梦,欲化西园蝶未成。


贺新郎·满酌蓬莱酒

赵以夫

满酌蓬莱酒。最苦是、中年作恶,送人时候。一夜朔风吹石裂,惊得梅花也瘦,更衣袂、严霜寒透。卷起潮头无丈尺,甚扁舟、拍上三江口。明月冷,载归否。

分携欲折无垂柳。但层楼徙倚,两眉空皱。海阔天高无处问,万事不堪回首。况目断、孤鸿去后。玉样松鲈今正美,想子真、微笑还招手。且为我,饮三斗。


惜黄花·昨朝酒醉

王哲

昨朝酒醉,被人缚肘。桥儿上、扑到一场漏。逗任叫,没人扶,妻儿总不救。猛省也、我咱自*。儿也空垂柳。女空花秀。我家妻、假作一枝花狗。我谨切防,恐怕一口。这王三、难为闲走。


寄张东之

刘过

紫骝借得将军马,垂柳西湖第一桥。

欲傍酒家做寒食,腐儒何日有狐貂。


送郭秀才

顾况

故人曾任丹徒令,买得青山拟独耕。

不作草堂招远客,却将垂柳借啼莺。


道间见桃李花

刘学箕

东风到处竞繁华,不问穷檐与大家。

垂柳丝中深院宇,隔墙时有出来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