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结尾的诗句

苦寒行
魏晋
曹操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
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
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
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
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
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
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
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
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
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
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
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

【注释】 
①这一篇是《相和歌•清调曲》歌辞,曹操在建安十一年(206)征高干时所作。 高干是袁绍之甥,降曹后又反,当时屯兵在壶关口。曹操从邺城(在今河北省 临漳县西)出兵,取道河内,北度大行山,其时在正月。 ②太行山:指河内 的太行山,在命河南省沁阳县北,是太行山的支脉。 ③羊肠坂:指从沁阳经 天井关到晋城的道。诘屈:纡曲。 ④溪:山里的水沟。山居的人都聚在溪谷 近旁,既然“溪谷少人民”,山里别处更不用说了。 ⑤延颈:伸长脖子,表 怀望。 ⑥怫郁:心不安。 ⑦思欲一东归:言怀念故乡谯县(今安徽省亳县)。 斧冰:凿冰。糜:稀粥。 ⑧东山:《诗经•豳风》篇名。《东山》写远征军 人还乡,旧说是周公所作。这里提到《东山》诗,一则用来比照当前行役苦况, 二则以周公自喻。
【品评】
   建安十一年(206)曹操率兵亲征高干,途中经过大行山著名的羊肠坂道, 写下了这首诗,其格调古直悲凉,回荡着一股沉郁之气。此诗感情真挚,直抒 胸臆,毫不矫情作态。诗人在诗中用质朴无华的笔触描述了委曲如肠的坂道、 风雪交加的征途、食宿无依的困境。对于艰难的军旅生活所引起的厌倦思乡情 绪,诗人也作了如实的记录。更感人的是,尽管作为军事统帅,诗人在这里却 没有强作英豪之态,而是赤裸裸地写出此时此境的内心波动:“延颈长叹息, 远行多所怀。我心何怫郁,恩欲一东归。”这种直露的笔触把诗人的内心世界 呈现出来,以其真诚而扣动着读者的心弦。

古风其五十八

李白

我到巫山渚。
寻古登阳台。
天空彩云灭。
地远清风来。
神女去已久。
襄王安在哉。
荒淫竟沦替。
樵牧徒悲哀。

【注释】:
我到巫山渚。 ( 到一作行 )
荒淫竟沦替。 ( 替一作没 )

过始皇墓(时年十五,一作二十一)

王维

古墓成苍岭,幽宫象紫台。星辰七曜隔,河汉九泉开。
有海人宁渡,无春雁不回。更闻松韵切,疑是大夫哀。


作品赏析叶矫然:同题始皇陵诗,王维“星辰七曜隔,河汉九泉开”,许浑“一种青山秋草里,路人惟拜孝文陵”,元好问“无端一片云亭石,杀尽苍生有底功”,侈语、冷语、谩骂语,各有其妙。(《龙性堂诗话》)

种松得徕字(其四在怀古堂,其六在石经院。

苏轼

春风吹榆林,乱荚飞作堆。
荒园一雨过,戢戢千万栽。
青松种不生,百株望一枚。
一枚已有馀,气压千亩槐。
野人易斗粟,云自鲁徂徕。
鲁人不知贵,万灶飞青煤。
束缚同一车,胡为乎来哉。
泫然解其缚,清泉洗浮埃。
枝伤叶尚困,生意未肯回。
山僧老无子,养护如婴孩。
坐待走龙蛇,清阴满南台。
孤根裂山石,直干排风雷。
我今百日客,养此千岁材。
(时去替不百日。
)茯苓无消息,双鬓日夜摧。
古今一俯仰,作诗寄余哀。

原题:种松得徕字(其四在怀古堂,其六在石经院。)

野老

杜甫

野老篱前江岸回,柴门不正逐江开。
渔人网集澄潭下,贾客船随返照来。
长路关心悲剑阁,片云何意傍琴台。
王师未报收东郡,城阙秋生画角哀。

篱前:一作边

  此诗写于上元元年(760),这时杜甫刚在成都西郊的草堂定居下来。经过长年颠沛流离之后,总算得到了一个憩息之处,这使他聊感欣慰。然而国家残破、生民涂炭的现实,却时时在撞击他的心灵,使他无法宁静。这首诗就揭示了他内心这种微妙深刻的感情波动。
  诗的前四句写草堂之景,笔触悠闲疏淡,诗句好象信手拈来似的。开头“野老”二字,是杜甫自称。江岸回曲,竹篱茅舍,此时诗人正在草堂前的江边漫步观赏。“柴门”一句妙在写得毫不费力。这个柴门好象是随意安上去的,既然江流在这里拐了个弯,就迎江安个门吧,方位不正也无所谓,一切任其自然。而那边澄碧的百花潭中,渔民们正在欢快地下网捕鱼呢。“澄潭”指百花潭,是草堂南面的水域。也许因为江流回曲,适于泊舟,那一艘艘商船也映着晚霞,纷纷在此靠岸了。这四句,是诗人野望之景,出语那么纯真自然,犹如勾画了一幅素淡恬静的江村闲居图,整个画面充满了村野之趣,传达了此时此刻诗人的闲适心情。然而杜甫并不是一个超然物外的隐士,久望之下,竟又生出另一番情思来了。
  “长路”承上“贾客船”而来,接得极自然。杜甫有诗云:“门泊东吴万里船”(《绝句四首》),大概就指这些“贾客船”。正是这些“万里船”,扰乱了他平静的心境,令人想起那漫漫长途。这“长路”首先把他的思绪引向大江南北,那里有他日夜思念的弟妹,他常想顺江东下。由此又想到另一条“长路”:北上长安,东下洛阳,重返故里。然而剑门失守,不仅归路断绝,而且整个局势是那样紧张危急,使人忧念日深。在这迷惘痛苦之中,他仰头见到白云,不禁发出一声痴问:“片云何意傍琴台?”琴台是成都的一个名胜,相传为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当垆卖酒的地方,此代指成都。“片云”用以自喻,意思是:自己浮云般的飘泊之身,为何留滞蜀中呢?首先当然是战乱未平,兵戈阻绝。但又是谁把他赶出朝廷,剥夺了他为国效力的机会呢?这一句借云抒情,深婉含蓄。云傍琴台,本是自然现象,无须怪问。因而这一问好似没头没脑,也无法回答,其实正表达了诗人流寓剑外、报国无门的痛苦,以及找不到出路的迷乱心情。
  尾联二句,传出了诗人哀愁伤感的心情。诗人感叹去年洛阳再次失陷后,至今尚未光复,而西北方面吐蕃又在虎视耽耽。蜀中也隐伏着战乱的危机,听那从萧瑟秋风中的成都城头传来的画角声,多么凄切悲凉!全诗以此作结,余味无穷。
  诗的前四句所写之景,恰如王国维所说的“无我之境”。“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人间词话》)这就是说,诗人以宁静的心境去观照外物,“自我”好象溶入客观世界,这时写出的意境即是无我之境。本诗前四句诗人心境淡泊闲静,完全陶醉于优美的江边晚景中,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诗的后四句转入抒情后,仍未脱离写景,但这时又进入了“有我之境”:“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人间词话》)这里的景物,无论是云彩还是城阙,是秋色还是角音,都浸染了诗人哀伤的感情色彩。两种境界,互相映衬,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当诗的上半部展现出那幅江村图时,人们以为诗人是忘情于自然了,读到下面,才感受到他深沉的忧国忧民之心,原来他的闲适放达,是在报国无门的困境中的一种自我解脱。这种出于无奈的超脱,反过来加深了痛苦心情的表达,在平静水面下奔涌着的痛苦的潜流,是一种更为深沉的哀痛。
(黄宝华)
---------------------
  【鹤注】当是上元元年秋作。考乾元二年九月,东京及济、汝、郑、滑四州皆陷贼。上元元年六月,田神功破思明之兵于郑州,然东京诸郡尚未收复。故诗云“城阙秋生画角哀。”诗成后,拈首二字为题。

  野老篱边江岸回,柴门不正逐江开。渔人网集澄潭下①,估客船随返照来②。长路关心悲剑阁③,片云何事傍琴台④。王师未报收东郡⑤,城阙秋生画角哀⑥。

  (此在草堂而感时也。上四写景,下四言情。江岸回曲,其柴门不正设者,为逐江面而开也。渔网客舟,即临江所见者。剑阁琴台皆无佳趣,正为东郡未平,而角吹声哀也。黄生曰:前幅摹晚景,真是诗中有画。后幅说旅情,几于泪痕湿纸矣。渔人网、估客船,三字略读,宋人诗多用此法。长路关心,既伤入蜀,片云何事,又嫌留蜀。下句作比喻语。洪仲曰:秋生则角声更哀,生字属秋,不属角。)

  ①《庄子》:渔人入海,利在水也。虞鶱诗:“澄潭写度鸟。”【邵注】潭,即百花潭。②《世说》:谢尚船行,清风朗月,闻江渚间估客船上有咏诗声。梁元帝《纂要》:日西落,光返照于东,谓之返景。【顾注】日暮急于泊船,故随返照而来。康孟诗:“返照若华池。”③古诗:“长路漫浩浩。”鲍照诗:“万曲不关心。”《水经注》:小剑去大剑三十里,连山绝险,飞阁涌衢,故谓之剑阁。④梁简文帝诗:“可怜片云生。”郭璞诗:“何事登云梯。”《玉垒记》:相如琴台,在浣花溪北。⑤《诗》:“王师之所。”【朱注】东郡,概指京东诸郡,非专指滑州灵昌郡也。⑥【原注】“至德二年,陞成都为南京,故得称城阙。”曹植诗:“广瞻恋城阙。”《易林》:“秋风生哀。”梁简文诗:“城高短萧发,林空画角悲。”
-----------仇兆鳌 《杜诗详注》-----------

薛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

杜甫

文章有神交有道,端复得之名誉早。
爱客满堂尽豪翰,开筵上日思芳草。
安得健步移远梅,乱插繁花向晴昊。
千里犹残旧冰雪,百壶且试开怀抱。
垂老恶闻战鼓悲,急觞为缓忧心捣。
少年努力纵谈笑,看我形容已枯槁。
坐中薛华善醉歌,歌辞自作风格老。
近来海内为长句,汝与山东李白好。
何刘沈谢力未工,才兼鲍昭愁绝倒。
诸生颇尽新知乐,万事终伤不自保。
气酣日落西风来,愿吹野水添金杯。
如渑之酒常快意,亦知穷愁安在哉。
忽忆雨时秋井塌,古人白骨生青苔,
如何不饮令心哀。

【鹤注】此诗是天宝十五载正月初旬作。是时方讨禄山,故云“恶闻战鼓悲。”若京归已陷,身在城中,不应诗中无一语及之,岂能快意于酒,复简薛华乎。薛华同在座中,此乃醉后记叙席上情事而简之。《杜臆》:古人重名讳,端、复、薛华、李白,诗中直称其名,此今人所无者。【朱注】《旧唐书》:杨绾谥文正,比部郎中苏端持两端。卞圜曰:端,时白衣。《唐科名记》:端,来春始及第,独孤及《燕集诗序》:右金吾仓曹薛华,会某某于署之公堂。薛复,未详。

  文章有神交有道①,端复得之名誉早②。爱客满堂尽豪杰③,开筵上日思芳草④。安得健步移远梅⑤,乱插繁花向晴昊。首叙端复筵宴。上三该主宾,下三点时景。有神有道,言两人契合非偶。

  ①孔融《荐祢衡表》:“思若有神。”②《孔丛子》:孔子高,天下之高士也,取友以行,交游以道。《蜀志》:许靖,夙有名誉。③曹植诗:“公子敬爱客。”《前汉书》:陈孟公,每大饮,宾客满堂。④《晋书》:车胤,善于赏会,耐安游集之日,辄开筵待之。《书》:“正月上日。”注:“上日,朔日也。”《楚辞》:“何所独无芳草兮。”⑤乐府《巾舞歌》“健兵哺,谁当吾。”

  千里犹残旧冰雪①,百壶且试开怀抱②。垂老恶闻战鼓悲③,急觞为缓忧心捣④。少年努力纵谈笑⑤,看我形容已枯槁⑥。

  次则当筵有感。春带余寒,固当借酒舒怀。生逢世乱,又当藉酒宽忧。少易成老,不如纵酒欢笑。作三层写意。

  ①残,余也。王粲诗:“冰雪截肌肤。”②《诗》:“清酒百壶。”《九章》:“怀质抱情,独无匹兮。”此怀抱二字所本。古诗:“临风送怀抱。”③蔡邕《房桢碑》:“享年垂老。”庾信诗:“雷辕惊战鼓。”④谢灵运诗:“急觞荡幽默。”《诗》:“我心忧伤,叔焉如捣。”⑤古乐府:“少年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汉书》:赵李诸侍中,皆谈笑大噱。⑥《屈原传》:“形容枯槁。”

  座中薛华善醉歌,歌辞自作风格老①。近来海内为长句,汝与山东李白好②。何刘沈谢力未工③,才兼鲍照愁绝倒④。

  此乃臻简薛华。计东曰:长句,谓七言歌行,太白所最擅场者。太白长句,其源出于鲍照,故言何刘沈谢,但能五言,于七言则力有未工,必若鲍照七言乐府,如《行路难》之类,方为绝妙耳。公尝以“俊逸鲍参军”称太白诗,正称其长句也。

  ①《抱朴子》:“风格端严。”《颜氏家训》:“体度风格,去今实远。”②山东李白,有辩在后。③《梁晋》:何逊文章与刘孝绰,并见重于世,世谓之何刘。世祖著编论之云:“诗多而能者沈约,少而能者谢朓、何逊。”《何氏语林》:永明末,盛为文章,吴兴沈休文、陈郡谢玄晖、瑯邪王元长,以气类相推毂。④《宋书》:鲍照文辞赡逸,尝为古乐府,文甚遒丽。愁绝倒,诗有愁为不及也。《世说》:“卫玠谈道,平子绝倒。”

  诸生颇尽新知乐①,万事终伤不自保②。气酣日落西风来,愿吹野水添金杯③。如■之酒常快意④,亦知穷愁安在哉。忽忆雨时秋井塌⑤,古人白骨生青苔⑥,如何不饮令心哀。

  末结醉歌之意。新知乐,谓主宾相得。不自保,谓乱离可忧。气酣四句,承新知乐,忽忆三句,承不自保。此处忧乐,与前悲笑相应。远注:白骨青苔,人生不免,亦可以自遣矣。此章前三段,各六句,末段九句收。①《汉书·翟方进传》:努力为诸生学问。《东观汉记》:相者谓班超曰:“祭酒,布衣诸生耳。”《楚辞》:“乐莫乐于新相知。”②《书》:“万事隳哉。”阮籍诗:“一身不自保。”③见风吹水动,便想添杯作酒,总是欲多饮以宽怀耳。梁武帝诗:“碧玉捧金杯。”④《左传》:“有酒如渑。”《前汉·栾布传》:“富贵不能快意,非贤也。”⑤张綖云:井是贵者之墓,犹今言金井也,楚人皆谓楚王坟为井上。塌,倾颓也。⑥鲍照《挽歌》:“枯髅依青苔。”杜诗格局整严,脉络流贯,不特律体为然,即歌行布置,各有条理。如此篇首提端复,是主,再提薛华,是宾,又拈少年诸生,则兼及一时座客。其云悲笑忧乐,腰尾又互相照应,熟此可悟作法矣。

  杨慎曰:此诗本是东山李白,俗本改作山东。乐史序《李白集》云:白客游天下,以声妓自随,效谢安石风流,自号东山,时人遂以东山李白称之。子美诗句,正因其自号而称之耳。流俗不知而妄改,近世作《一统志》,遂以李白入山东人物,而反引杜诗为证,儿子郢书燕说矣。

  钱谦益曰:按《旧书》:白,山东人,父为任城尉,因家焉。钱易《南部新书》亦同。元徽之作《杜工部墓志》亦云:山东人李白。盖白隐于徂徕,时人皆以山东人称之,故杜诗亦曰山东李白。曾巩以旧史为误,非也。近时杨慎,据李阳冰、魏颢序,欲以为东山李白。阳冰云:歌咏之际,屡称东山,颢云:迹类谢康乐,世号为李东山,此亦偶然题目,岂可援据为称谓乎?杨好奇曲说,不足取也。

  李东阳《麓堂诗话》:唐士大夫,举世为诗,而传者可数,其不能者弗论,虽能者亦未必尽传,高适、严武、韦迢、郭受之诗,附诸杜集皆有可观。子美所称与,殆非溢美。惟高诗在选者,略见于世,余则来之见也。至苏薛乃谓其文章有神,薛华与李白并称,而无一字可传,岂非有幸不幸耶?
-----------仇兆鳌 《杜诗详注》-----------

又观打鱼

杜甫

苍江鱼子清晨集,设网提纲万鱼急。
能者操舟疾若风,撑突波涛挺叉入。
小鱼脱漏不可记,半死半生犹戢戢。
大鱼伤损皆垂头,屈强泥沙有时立。
东津观鱼已再来,主人罢鲙还倾杯。
日暮蛟龙改窟穴,山根鳣鲔随云雷。
干戈兵革斗未止,凤凰麒麟安在哉。
吾徒胡为纵此乐,暴殄天物圣所哀。

依旧次与前歌同编。黄生曰:诗中主人,必绵州杜使君。因诗语风切,故题讳其人。

  苍江渔子清晨集①,设网提纲取鱼急。能者操舟疾若风②,撑突波涛挺叉入③。小鱼脱漏不可记④,半死半生犹戢戢⑤。大鱼伤损皆垂头,屈强泥沙有时立⑥。

  (此再至东津,观取鱼也。从竭泽而渔处,写出惨酷可怜之状,具见爱物仁心。钟云:“设网提纲万鱼急”,急字尽情,令人有断罟之意。《杜臆》:操舟若风二句,俨然画景。)

  ①刘孝绰诗,“色子服冰纨。”②《列子》:津人操舟若神。③《西征赋》:“垂饵出入,挺叉来往。”注:“叉,取鱼叉也。”④《蜀志》:武阳小鱼大如针,一斤千头,蜀人以为酱。⑤《七发》:“其根半生半死。”⑥《陆贾传》:“屈强如此。”注:“屈,梗戾也。”刘峻《金华山栖志》:“鱼潜渊下,窟穴泥沙。”

  东津观鱼已再来①,主人罢鲙还倾杯。日暮蛟龙改窟穴,山根鳣鲔随云雷②。干戈格斗尚未已,凤凰麒麟安在哉③?吾徒胡为纵此乐,暴殄天物圣所哀④。

  (此观鱼而有感也。大鱼小鱼,既遭急捕,故蛟龙鲙鲔,亦避杀机。且当此兵戈之后,麟凤潜踪,奈何暴殄以损天和哉?盖深痛之耳。鹤曰:干戈未已,盖指吐蕃、朝义之乱尚未息也。【朱注】即《家语》“覆巢破卵,则凤凰不翔。剖胎刳孕,则麒麟不至”意。《杜臆》:作诗本意,全在后四句。盖盈城盈野,见者伤心,而暴珍天物,俱可悲痛,一视同仁,初无二理。此与上章同格。)

  ①《左传》:“公观鱼于棠。”②庾信诗:“山根一片雨。”《尔雅注》:“鳣,大鱼,似而鼻短,口在颔下,甲无鳞,肉黄,大者长二、三丈,江东呼为黄鱼。”《诗注》:“鳣,大鲤。”《疏》:“鲔鱼,形似鳣而青黑,头小而尖,似铁兜鍪,口亦在颔下,大者为黄鲔,小者为鳣鲔,肉白。”张衡赋:“王鲔岫居。”旧注,“鲔岫居而能变化,故有山根、云雷之句。”③《援神契》:“德至鸟兽,则凤凰翔。”《春秋繁露》:“恩及虫鱼,则麒麟至。”④《书》:“暴殄天物。”黄生曰:二诗,体物既精,命意复远。前诗寓感,此诗寓规。前诗为富贵人下砭,此诗为贪馋人示警也。
-----------仇兆鳌 《杜诗详注》-----------

故荥阳君苏氏挽歌词三首

张九龄

门绪公侯列,嫔风诗礼行。松萝方有寄,桃李忽无成。
剑去双龙别,雏哀九凤鸣。何言峄山树,还似半心生。
永叹芳魂断,行看草露滋。二宗荣盛日,千古别离时。
竟罢生刍赠,空留画扇悲。容车候晓发,何岁是归期。
缟服纷相送,玄扃翳不开。更悲泉火灭,徒见柳车回。
旧室容衣奠,新茔拱树栽。唯应月照簟,潘岳此时哀。

沧洲亭怀古?此诗为沈辽作?

苏轼

湘水悠悠天际来,夹江古木抱山回。
城中人物若可数,日晏市散多苍苔。
九嶷巉天古云埋,遥想帝子龙车回。
心衰目极何可望,九歌寂寂令人哀。

遣愁

杜甫

养拙蓬为户,茫茫何所开。江通神女馆,地隔望乡台。
渐惜容颜老,无由弟妹来。兵戈与人事,回首一悲哀。

此诗当入在成都诗内,盖与《云山》、《遣兴》诸诗先后同时之作。旧编在夔州者,非是。

  养拙蓬为户①,茫茫何所开②。江通神女馆,地隔望乡台③。渐惜容颜老,无由弟妹来。兵戈与人事,回首一悲哀④。

  (通首皆言愁绪,欲借诗以遣之。江可通而地犹隔,叹不能往夔也。兵戈阻则弟妹难来,人事蹇则容颜易老,故不胜悲哀。回首,对开户而言。)

  ①潘岳《闲居赋》:“终优游以养拙。”《尚书大传》:子夏曰:“深山之中作壤室,编蓬户。”②庾信诗:“原野正茫茫。”③《水经注》:丹山西即巫山,宋玉所谓帝女居之,名曰瑶姬,为之立庙,号朝云祠。《方舆胜览》:神女庙,在巫山县治西北二百五十步,有阳云台。④《淮南子》:“悲哀抱于情。”此诗将前后诸篇参看,方知为成都所作。“江通神女馆”,即所谓“独立见江船”也。“地隔望乡台”,即所谓“力尽望乡台”也。“渐惜容颜老”,即所谓“梳头满面丝”也。“无由弟妹来”,即所谓“弟妹各何之”也。旧编属夔州者,断误。若身在夔州,不必云:“江通神女馆”矣,且久思出峡,何反追言“地隔望乡台”耶?
-----------仇兆鳌 《杜诗详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