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代字的诗句

寄题清孝庵


张嵲

龙山几世阅兴衰,依旧春江拍岸来。
当代衣冠今寂寞,百年丘陇自崔嵬。
檐经白日余僧定,路暗春松仍劫灰。
事去节阑春草积,乘高一望独迟回。


酬李少府


高适

出塞魂屡惊,怀贤意难说。谁知吾道间,乃在客中别。
日夕捧琼瑶,相思无休歇。伊人虽薄宦,举代推高节。
述作凌江山,声华满冰雪。一登蓟丘上,四顾何惨烈。


次韵徐秀才十首


陈造

钩妙如悟禅,去瑕等居雠。
学诗得是法,善刀无全牛。
脱手希代珍,原子毋轻投。
衮衮谭项斯,愧非古人俦。


秘阁观书


薛绍彭

访古求书二十年,二王真迹几人传。
每寻同好得消息,闻韶忘味心拳拳。
诸家真赝可屈指,缇巾入手分媸妍。
道山东观富奇古,世人想望如云天。
此生尘俗分不到,九重有路来无缘。
岂知司存预符玺,芸台高议开宾筵。
翰林入坐中执法,未容凡吏陪诸仙。
酒阑接武上秘阁,皇居紫禁凌非烟。
晋康法书在宝椟,傍架牙签一一穿。
紫衣黄门许一见,忽开复闭严关键。
右军尽善历代宝,八法独高东晋贤。
宏文旧物印章在,开元小篆朱犹鲜。
草行无穷少真楷,硬黄色净昏麻笺。
凤翥龙翔余复直,烟霏雾结断还连。
溟涨笔力老转剧,临池尚叹张学专。
言奴得法号神俊,逼人体势殊翩翩。
自方家尊聘豪翰,骎骎欲过骅骝前。
崇虚鹅群最真迹,万里古色星日悬。
笔乾墨淡不可搨,拙手添晕难磨湔。
小玺肥书两贞观,每角一字居四边。
南朝妙鉴各题检,怀充在后前僧权。
争妍取势押缝尾,磐石卧虎推满骞。
琅琊世谱今乃识,宝章十代何蝉联。
忠良贼孽无去取,茂宏处仲同一编。
其间楷真特萧散,南平秘法传僧虔。
卷杪题官记年月,方庆疏封在石泉。
当时盛事今不泯,曾看崔序传遗篇。
想见举朝推好尚,小钟发论头风痊。
髹奁别贮古杂迹,历代作者堪比肩。
步怀陈人有晋法,伯英汉帖疑吴颠。
诚悬送瓜特枯硬,欧取方险虞劲圆。
虞文发愿乃使用,壮古遒丽功力全。
世间此帖岂有二,孔庙破石人犹怜。
阿武章草五字句,画松分行如直弦。
牝鸡司晨足才致,蛾眉文墨争蝉娟。
青绫高标卷二十,淳化刻在诸帖先。
仲尼夏禹谢太傅,山涛汉章东晋宣。
体凡格陋漫收掇,一手临写烦雕镌。
二王妙迹半遗落,宝章虞柳俱见捐。
无盐刻画废西子,骐骥不御蹇著鞭。
永熙圣学贵斯事,讨论王著何备员。
百年文物盛于昔,继文真主方御乾。
岩廊道业仰夔禹,太平黼藻宗云渊。
宝书传世久未辑,明时盛事犹缺然。
谁能借辩达聪听,愿求精识重评诠。
收遗去陋再刊勒,鸠工不费数万钱。
嗟哉百卷顷刻过,安得放意徐穷研。
归来欲说急记取,瀛洲回首情悁悁。
心存默想尚可记,以指画被夜不眠。
休论顽仙与才鬼,但得曲掌甘终焉。


雨夜书感


陆游

宦游四十年,归逐桑榆暖;皇恩念黎老,一官犹置散。
春残桃李尽,风雨闭空馆,有怀无与陈,万事付酒碗。
近代固多贤,吾意终不满。
可怜杜拾遗,冒死明房琯。
慷慨讵非奇,经纶恨才短。
群胡穴中原,令人叹微管。


过长孙宅与朗上人茶会


钱起

偶与息心侣,忘归才子家。玄谈兼藻思,绿茗代榴花。
岸帻看云卷,含毫任景斜。松乔若逢此,不复醉流霞。


次韵陆南宫晨起有感


张镃

骂坐非真豪,挂冠岂实高。
畸迹烟雨埋,客气利禄鏖。
曷若大丈夫,本志轻旂旄。
无择眼界平,共馨等膻臊。
机息箭自空,谍复论弓橐。
先生博达姿,阂世江河滔。
器吞子贡琏,才夺东方袍。
出处日两忘,居朝隐蓬蒿。
一代能几人,称提付郎曹。
饭熟菜亦香,但教齿牙牢。


久旱得雨连阴弥旬农者云复宜得数日晴作二龙


黎廷瑞

赤龙推车出暘谷,欲将烛光烧却珊瑚屋。
黑龙奋怒起天池,欲倒海水浸却扶桑枝。
黔黎代为黑龙诉,帝命赤龙且回驭。
已欣膏泽沃焦尘,复畏连阴起寒雾。
地裂不补难望秋,天漏不补亦可忧。
我愿二龙行天各一日,水火停齐万宝毕。

【原题】:
久旱得雨连阴弥旬农者云复宜得数日晴作二龙行

送陆擢


常建

圣代多才俊,陆生何考槃。
南山高松树,不合空携残。
九月湖上别,北风秋雨寒。
殷勤叹孤凤,早食金琅玕。

陆生,隐者。言其孤傲如凤,不同于群也。

注:
1:圣代多才秀,陆生何考盘:考盘,谓贤者退而穷处也。《诗.考盘》:“考盘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盘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盘在陆,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毛传》:“考,成。盘,乐也。”
2:南山高松树,不合空摧残:南山,终南山。
3:殷勤叹孤凤,早食金琅玕:琅玕,《山海经》:“服常树,其上有三头人,伺琅玕树。” 郭璞注:”琅玕子似珠。” 李白句:“凤饥不啄粟,所食唯琅玕。”
-----------凤尾竹客 撰《常建诗集注》-----------

读天台侍郎黄公神道碑


高斯得

昔纂宁宗纪,名臣叹寂寥。
钜奸方枋国,多士谩盈朝。
快读黄公传,如闻舜代韶。
尽言醒众聩,独立耸清标。
辨枉全张猛,持身简竖刁。
要途方凛凛,归梦已摇摇。
疏广还家勇,羲之入海遥。
寒花矜晚节,老桧傲霜朝。
迁史虽犹缺,邕碑亦孔昭。
咨予无健笔,魂去若为招。


与诸子登岘山


孟浩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字在,读罢泪沾襟。

又题"与诸子登岘首"
【注解】:
1、代谢:交替,轮换。
2、胜迹:指上述堕泪碑。
3、鱼梁:鱼梁洲,其地也在襄阳。

【韵译】:
人间世事不停地交替变换,
一代接一代永远今来古往。
江山保留着历代有名胜迹,
而今我们又重新登临观赏。
冬末水位降低了渔塘很浅,
天寒云梦泽更加深湛浩荡。
羊祜堕泪碑依然巍峨矗立,
读罢碑文泪沾襟无限感伤。

【评析】:
??诗意在吊古感今,开首二句揭题。第三句的“江山胜迹”照应“人事代谢”;第
四句的“我辈登临”照应“往来古今”极为粘合;五、六两句写登临所见;最后二句
扣实,真有“千里来龙,到此结穴”之妙。
??诗的前半具有一定的哲理性,后半描写景物,富有形象,充满激情。语言通俗易
懂,感情真挚动人。
--引自"超纯斋诗词"bookbest.163.net 翻译、评析:刘建勋

这是一首吊古伤今的诗。所谓吊古,是凭吊岘首山的羊公碑。据《晋书·羊祜传》,羊祜镇荆襄时,常到此山置酒言咏。有一次,他对同游者喟然叹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悲伤!”羊祜生前有政绩,死后,襄阳百姓于岘山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作者登上岘首山,见到羊公碑,自然会想到羊祜。由吊古而伤今,不由感叹起自己的身世来。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是一个平凡的真理。大至朝代更替,小至一家兴衰,以及人们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人事总是在不停止地变化着,有谁没有感觉到呢?寒来暑往,春去秋来,时光也在不停止地流逝着,这又有谁没有感觉到呢?首联凭空落笔,似不着题,却引出了作者的浩瀚心事。
  第二联紧承第一联。“江山留胜迹”是承“古”字,“我辈复登临”是承“今”字。作者的伤感情绪,便是来自今日的登临。
  第三联写登山所见。“浅”指水,由于“水落”,鱼梁洲更多地呈露出水面,故称“浅”;“深”指梦泽,辽阔的云梦泽,一望无际,令人感到深远。登山远望,水落石出,草木凋零,一片萧条景象。作者抓住了当时当地所特有的景物,提炼出来,既能表现出时序为严冬,又烘托了作者心情的伤感。
  “羊公碑尚在”,一个“尚”字,十分有力,它包含了复杂的内容。羊祜镇守襄阳,是在晋初,而孟浩然写这首诗却在盛唐,中隔四百余年,朝代的更替,人事的变迁,是多么巨大!然而羊公碑却还屹立在岘首山上,令人敬仰。与此同时,又包含了作者伤感的情绪。四百多年前的羊祜,为国(指晋)效力,也为人民做了一些好事,是以名垂千古,与山俱传;想到自己至今仍为“布衣”,无所作为,死后难免湮没无闻,这和“尚在”的羊公碑,两相对比,令人伤感,因之,就不免“读罢泪沾襟”了。
  这首诗前两联具有一定的哲理性,后两联既描绘了景物,富有形象,又饱含了作者的激情,这就使得它成为诗人之诗而不是哲人之诗。同时,语言通俗易懂,感情真挚动人,以平淡深远见长。清沈德潜评孟浩然诗,“从静悟中得之,故语淡而味终不薄。”这首诗的确有如此情趣。
(李景白)  

偈颂一百五十首


释心月

九年面壁,有理难伸。
三日耳聋,无辞可措。
堪悲堪笑,自昔自今。
尽道以心传心,一向将错就错。
年代深远,疑案难稽。
既然呷汁罪同,合与一状领过。


秦淮


范成大

祖龙驱群龙,疏此万丈沟。
雨工恋故栖,十步九回头。
至今秦淮曲,蜿若春蛇游。
舟师厌回互,叹息倚柁楼。
维昔东巡初,八极围寸眸。
天端有佳气,郁郁东南浮。
卜云当兴王,在後五百秋。
叱吒召六丁,惨淡风云愁。
凿渠断地脉,自谓神与谋。
乾坤有端倪,已露不可收。
大帝开吴天,定鼎临江陬。
融融秣陵日,始照十二斿。
经营暨六代,兹地称神州。
乃知历数定,昧者徒私忧。
兹事故老传,未知信然不?
姑置勿重陈,作诗叹迟留。


奉和平邺应诏诗

南北朝
庾信

天策引神兵。
风飞扫邺城。
阵云千里散。
黄河一代清。


奉酬杨乐道


王安石

邂逅联裾殿阁春,却愁容易即离群。
相知不必因相识,所得如今过所闻。
近代声名出庐骆,前朝笔墨数渊云。
与公家世由来事,愧我初无百一分。


咏怀四首


袁中道

世道交相丧,忠义递代出。
累累矜名子,祸来空叹息。
事机多倚伏,藏身亦何拙。
人皆种香兰,我独种荆棘。
香兰有人锄,荆棘老道侧。


读狄梁公传


张祜

失运庐陵厄,乘时武后尊。五丁扶造化,一柱正乾坤。
上保储皇位,深然国老勋。圣朝虽百代,长合问王孙。


寄题袁机仲侍郎殿撰建溪北山四景·抗云亭


杨万里

脚底一朵云,乘之绕空碧。
前身王子乔,今代李太白。


又以建茶代宣笔别书一绝


杨亿

青管演纶都已竭,文揪争道恨非高。
辄将北苑先春茗,聊代山中堕月毫。


初食车螯


欧阳修

累累盘中蛤,来自海之涯。
坐客初未识,食之先叹嗟。
五代昔乖隔,九州如剖瓜。
东南限淮海,邈不通夷华。
於时北州人,食食陋莫加。
鸡豚为异味,贵贱无等差。
自从圣人出,天下为一家。
南产错交广,西珍富◇巴。
水载每连舳,陆输动盈车。
溪潜细毛发,海怪雄须牙。
岂惟贵公侯,闾巷饱鱼虾。
此蛤今始至,其来何晚邪。
螯蛾闻二名,久见南人夸。
瑞璨壳如玉,斑斓点生花。
含浆不肯吐,得火遽已呀。
共食惟恐後,争先屡成哗。
但喜美无厌,岂思来甚遐。
多◇海上翁,辛苦斲泥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