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乌鸡的诗句

偈颂四十一首


释慧晖

君看五月半旬飔,山上雪花满地飞。
乌鸡昨夜入云外,鹭鹤今朝出紫微。
木马声声嘶北风,金鹅口口啼南枝。
石翁气瘦运步断,玉士情丰竖拳稀。


赠鸡


陆游

青铜三百买乌鸡,辟地墙东为择栖。
更聘一雌全物性,莫辞风雨五更啼。


偈二十七首


释守净

我有折脚铛,三子共提掇。
一著一著高,一步一步阔。
从此活业兴,清风动寥泬。
夜半放乌鸡,头上一点雪。



释警玄

我昔初机学道迷,万水千山觅见知。
明今辨古终难会,直说无心转更疑。
蒙师点出秦时镜,照见父母未生时。
如今觉了何所得,夜放乌鸡带雪飞。


颂古十六首


释明辩

百宝光攒无儿顶,是大神呪最灵奇。
揭谛波罗僧揭谛,石人半夜失乌鸡。


偈颂七十八首


释正觉

易外家风未兆时,三更黑马上乌鸡。
而今拨转机轮也,刹刹尘尘更是谁。


卜算子·千古一灵根


向子諲

千古一灵根,本妙元明静。道个如如已是差,莫认风番影。枯木夜堂深,默坐时观省。月落乌鸡出户飞,万里关河冷。


颂古三十二首


释明辩

垂钩不似迷津客,张网诚非待兔人。
半夜乌鸡何处去,天明吞却玉麒麟。


迁鸡栅歌


陆游

乌鸡买来逾岁年,庭中赤帻何昂然。
吾孙初生畏晨唱,家人共议欲汝捐。
鸟穷必啄奴岂惮,鸡卖将烹吾所怜。
贵人贱畜虽古训,物理宁不思两全。
旧栖况亦苦沮洳,新栅幸可图守坚。
东园稍去房奥远,挟雌将雏从此迁。
竹箪朝暮有余粒,瓦缶亦自盛清泉。
喈喈风雨守汝职,腷膊勿恤惊吾眠。


颂古五十七首


释道昌

有本无本,学益学损。
搬运不时,提起却稳。
师子一滴迸六斛,驴乳散入别人屋。
业识茫茫辨出时,乌鸡不在芦花宿。



释警玄

夜半乌鸡抱鹄卵,天明起来生老鹳。
鹤毛鹰觜鹭鸾身,却共乌鸦为侣伴。
高入烟霄,低飞柳岸。
向晚归来子细看,依稀恰似云中雁。


偈颂十二首


释如净

夜半乌鸡抱鹄卵,天明生出个老鹳。
毛长觜短鹭鹚形,飞起一天星斗乱。
一拳拳倒黄鹤楼,一踢踢翻鹦鹉洲。
咄,篱边燕雀空啾啾。



释警玄

白牛吐雪彩,黑马上乌鸡。


对雪偶成三颂呈芳公长老兼简收贵二上人


韩维

谁识天公造化情,珠楼玉殿一朝成。
色空无有何能辨,陵坎高低本自平。
定见乌鸡遭指注,宁分皓鹤失鲜明。
可怜辛苦齐腰客,不悟纷纷觌面呈。


催宗文树鸡栅


杜甫

吾衰怯行迈,旅次展崩迫。愈风传乌鸡,秋卵方漫吃。
自春生成者,随母向百翮。驱趁制不禁,喧呼山腰宅。
课奴杀青竹,终日憎赤帻。蹋藉盘案翻,塞蹊使之隔。
墙东有隙地,可以树高栅。避热时来归,问儿所为迹。
织笼曹其内,令人不得掷。稀间可突过,觜爪还污席。
我宽蝼蚁遭,彼免狐貉厄。应宜各长幼,自此均勍敌。
笼栅念有修,近身见损益。明明领处分,一一当剖析。
不昧风雨晨,乱离减忧戚。其流则凡鸟,其气心匪石。
倚赖穷岁晏,拨烦去冰释。未似尸乡翁,拘留盖阡陌。

【鹤注】诗云“山腰宅”,即前客堂也,当是大历元年作。

  吾衰怯行迈①,旅次展崩迫②。愈风传乌鸡③,秋卵方漫吃④。自春生成者,随母向百翮。驱趁制不禁,喧呼山腰宅⑤。踏藉盘案翻,。终日憎赤帧⑥。

  (首明树栅之由。【赵注】春卵可抱育,故秋卵方充食也。百翮,连母五十头。驱趁,谓驱去仍来,虽制之亦不能禁。此处旧本颠错,《社臆》谓当再整。今上下互调,语意便明。)

  ①《诗》:“行迈靡靡。”②展崩迫,言迫促少休。任昉表:“无任崩迫之情。”③《本草》:乌雌鸡,治风湿痲痹。④张衡《南都赋》:“春卵夏筍。”⑤庾信《枯树赋》:“顿山腰而半折。”⑥干宝《搜神记》:安阳城南有亭,一书生明术数,入亭宿,夜半有赤帻者来,或问曰:“向赤帻者谁?”答曰:“西舍老雄鸡也。”

  课奴杀青竹①,塞蹊使之隔②。墙东有隙地③,可以树高栅④。织笼曹其内,令入不得掷。稀间苦突过⑤。觜距还污席⑥。

  (此记树栅之事。树栅织笼,奴仆之责。课督之者,则宗文也。曹,群处也。掷,抛走也。稀间,栅间有稀隙,则鸡可突出,而席仍沾污矣。)

  ①杀青竹,洙曰,楚人以火炙竹去其汗,令耐久也。②《月令》:“塞徯径。”③《汉书·逸民传》:避世墙东王君公。《左传》:“宋郑之间,有隙地焉。”④《梁书》:树木为栅。⑤《上林赋》:“捷垂条,掉希间。”⑥张华《鹤鹩赋》:“鵰鹖介其觜距。”

  避热时来归,问儿所为迹。我宽蝼蚁遭,彼免狐貉厄①。应宜各长幼,自此均勍敌②。笼栅念有修,近身见损益③。明明领处分④,一一当剖析⑤。

  (此面命宗文之语。我宽四句,宗文答词。笼栅四句,公复申嘱。有栅,则鸡不啄蚁。有笼,则狐不噬鸡。且各领长幼,均敌不争,所以区分诸笼者,又悉矣。损益,查笼栅之不齐。剖析,别鸡群之异党。)

  ①《齐民要术》:“鸡栖宜椓地为笼,内著栈,安稳易肥,又免狐狸之患。”《诗》:“取彼狐貉。”

  ②《左传》:“勍敌之人,隘而不利。”③《易》:“近取诸身。”《法言》:“应时而造者,损益可知也。”④傅咸乐府:“明明总天机。”《晋书》:谢安谓桓冲曰:“朝廷处分已定矣。”⑤《韩非子》:“——而听之。”《魏志》:管公明剖析玄旨。

  不昧风雨晨①,乱离减忧感。其流则凡鸟②,其气心匪石③。倚赖穷岁晏④,拨烦及冰释⑤。未似尸乡翁⑥,拘留盖阡陌⑦。

  (此豫计栅成后事。平时听鸡减忧,藉以自宽。岁终赖鸡充用,兼慰宗文也。末二,作自晒语。不昧,谓鸣不失期。匪石,言司晨有信。拨烦,无喧呼烦恼也。拘留,应怯行迈。阡陌,应墙东地。黄生曰:诗本琐细,结见大家数。此章,十句者两段,八句者两段。)

  ①《诗》:“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小序:“言乱世则思君子。”②凡鸟,谓家禽。朱浮书:亵之者以为园圃之凡鸟,外厩之下乘。③《诗》:“我心匪石,不可转也。”④穷岁晏,谓贫穷岁暮。⑤《后汉·胡广传》:才略深茂,堪能拨烦。《庄子》:“涣若冰将释。”⑥《列仙传》:祝鸡翁,居尸乡北山下,养鸡百余年,鸡至千头,皆立名字,欲引呼名,皆依呼而至。后升吴山,莫知所在。⑦《楚辞序》:“拘留不遣。”卢元昌曰:“鸡栅本一琐事,杜公说来,便见仁至义尽之意。念其生成,春卵不食,仁也。人禽有别,驱诸栅笼,义也。蝼蚁可全,狐狸亦免,义中之仁。长幼不混,勍敌亦均,仁中之义。于课栅一事,直抉至理如许,可谓善勖其子矣。
-----------仇兆鳌 《杜诗详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