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良的诗句

正气歌


文天祥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遝,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间,於兹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閟天黑。(閟天黑 同:闭)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疠自辟易。
哀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存,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注释】:
原题注:予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遝,腥臊污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毁二字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二字鲜不为厉。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间,于兹,二年矣,审如二字是,殆有养致然。然尔亦安知所养何载。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汉嗣


唐彦谦

汉嗣安危系数君,高皇决意势难分。
张良口辨周昌吃,同建储宫第一勋。


古人名诗


权德舆

藩宣秉戎寄,衡石崇势位。年纪信不留,弛张良自愧。
樵苏则为惬,瓜李斯可畏。不顾荣官尊,每陈丰亩利。
家林类岩巘,负郭躬敛积。忌满宠生嫌,养蒙恬胜智。
疏钟皓月晓,晚景丹霞异。涧谷永不谖,山梁冀无累。
颇符生肇学,得展禽尚志。从此直不疑,支离疏世事。


休堂颂


黄庭坚

头上安头,如何得休。
杀佛杀祖,方得按堵。
北郁单越,西瞿耶尼。
事同一家,吃饭著衣。
向上一路,千圣贬眼。
韩信打关,张良烧栈。


游石门


安丙

凌晨走马过花后,先玩玉盆次石门。
细想张良烧断处,岩间伫立欲销魂。


有荐胡仁叔历阳令者仁叔以诗送知已暇日杨德


王之道

四海皆兄弟,三界是道场。
果且无彼我,安用分封疆。
胡公历阳来,气焰何可当。
威严走邸吏,不露太守章。
锦衣荣会稽,暮雨成高唐。
观望改侪辈,鸡群鹤昂昂。
斯民苦兵火,有意哀劳伤。
岂无九转丹,为助千金方。
古来记循吏,不称苟道将。
杀弟自取酷,防人人所防。
子潜去少室,渊明恋柴桑。
出处虽异事,一梦归黄粱。
昔日骨已朽,伤哉今也亡。
邶国歌柏舟,曹风赋鹈梁。
秋来河伯喜,未睹若与洋。
大小自有见,一笑还两忘。
我生分每越,泉石成膏肓。
弃遗等麟角,空虚漫龟肠。
常欲埋车轮,除奸继张纲。
如此人气和,致彼天时康。
语之有暇矣,未窥夫子墙。
理所不可及,马腹徒鞭长。
讵知王者师,异日韩张良。
愿言三顾虑,卧龙起南阳。

【原题】:
有荐胡仁叔历阳令者仁叔以诗送知已暇日杨德润录以示予因次其韵

寄韩谏议


杜甫

今我不乐思岳阳,身欲奋飞病在床。
美人娟娟隔秋水,濯足洞庭望八荒。
鸿飞冥冥日月白,青枫叶赤天雨霜。
玉京群帝集北斗,或骑骐驎翳凤凰。
芙蓉旌旗烟雾乐,影动倒景摇潇湘。
星宫之君醉琼浆,羽人稀少不在旁。
似闻昨者赤松子,恐是汉代韩张良。
昔随刘氏定长安,帷幄未改神惨伤。
国家成败吾岂敢,色难腥腐餐风香。
周南留滞古所惜,南极老人应寿昌。
美人胡为隔秋水,焉得置之贡玉堂。

【注解】:
1、鸿飞冥冥:指韩已遁世。
2、羽人:穿羽衣的仙人。
3、帷幄未改:帷幄本指帐幕,此指谋国之心。

【韵译】:
眼下我心情不佳是思念岳阳,
身体想要奋飞疾病逼我卧床。
隔江的韩注他品行多么美好,
常在洞庭洗足放眼?望八方。
鸿鹄已高飞远空在日月之间,
青枫树叶已变红秋霜已下降。
玉京山众仙们聚集追随北斗,
有的骑着麒麟有的驾着凤凰。
芙蓉般的旌旗被烟雾所淹没,
潇湘荡着涟漪倒影随波摇晃。
星宫中的仙君沉醉玉露琼浆,
羽衣仙人稀少况且不在近旁。
听说他仿佛是昔日的赤松子,
恐怕是更象汉初韩国的张良。
当年他随刘邦建业定都长安,
运筹帷幄之心未改精神惨伤。
国家事业成败岂敢坐视观望,
厌恶腥腐世道宁可餐食枫香。
太史公留滞周南古来被痛惜,
但愿他象南极寿星长泰永昌。
品行高洁之人为何远隔江湖,
怎么才能将他置于未央宫上?

【评析】:
??此诗属于游仙诗一类,隐约含蓄,反复涵咏,始能体味。
??诗前六句为第一段,写怀念韩某远在洞庭,日月更迭,思念益切。“玉京”六句
为第二段,写朝廷小人得势,而贤臣远去。点出韩某已罢官去国。“似闻”六句为第
三段,写听到韩某罢官原因,以张良比之,颂其高洁有才。末四句为第四段,抒写自
己感想,并望韩某再度出山,为国出力。
??诗思严慎细致周密,写得隐晦曲折。格调却清新激昂,铿锵有力。

--引自"超纯斋诗词"bookbest.163.net 翻译、评析:刘建勋
--------------------------------------------------
  鹤注依梁氏编在大历元年之秋,姑仍之。《杜臆》:诗言岳阳、洞庭、潇湘、南极,韩盖楚人,岳阳其家也。

  今我不乐思岳阳①,身欲奋飞病在床②。美人娟娟隔秋水③,濯足洞庭望八荒④。鸿飞冥冥日月白⑤,青枫叶赤天雨⑥。

  (首叙怀思韩君之意。《楚辞》以美人比君子,此指韩谏议也。岳阳、洞庭,韩居之地。鸿飞冥冥,韩已遁世。青枫赤叶,时属深秋矣。)

  ①《诗》:“今我不乐。”师氏曰:《地理志》:岳州巴陵郡,在岳之阳,故日岳阳,有君山、洞庭湖、湘江之胜。②《诗》:“不能奋飞。”又:“或偃息在床。”③又:“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鲍照诗:“娟娟似蛾眉。”《庄子》:“秋水时至。”④左思诗:“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此濯足,用《沧浪歌》。《扬雄传》:“陟西岳以望八荒。”⑤《法言》:“鸿飞冥冥,弋人何篡焉。”⑥谢灵运诗:“晓霜枫叶丹。鲍照诗:“北风驱雁天雨霜。”

  玉京群帝集北斗①,或骑骐驎翳凤凰②。芙蓉旌旗烟雾落③,影动倒景摇潇湘④。星宫之君醉琼浆⑤,羽人稀少不在旁⑥。

  (唐汝询曰:此借仙官以喻朝贵也。北斗象君,群帝指王公。麟凤旌旗,言骑从仪卫之盛。影动潇湘,谓声势倾动乎南楚。星君,比近侍之沾恩者。羽人,比远臣之去国者。)

  ①《灵枢奎景内经》:下离尘境,上界玉京。元君注:玉京音,无为之天也。东西南北,各有八天,凡三十二天,盖三十二帝之都。玉京之下,乃昆仑北都。江淹诗:“群帝共上下。”【赵注】群帝,如五方之帝,三十二天之帝,虽皆称帝,而于大帝为卑,犹诸王三公之于天子也。《晋·天文志》:“北斗七星,在太微北,人君之象,号令之主。”②《集仙录》:群仙毕集,位高者乘鸾,次乘麒麟,次乘龙,鸾鹤每翅各大丈余。《杜臆》:翳,语助词。旧解翳为蔽,引《甘泉赋》“登凤凰兮翳芝”,恐非。③北齐萧悫诗:“芙蓉露下落。”此处落字所本,谓旌旗如落于烟雾之中,若作烟雾乐,谓乐音微细,如奏于烟雾中也,《列子》:“黄帝张乐于洞庭之野。”④相如《大人赋》:“贯列缺之倒景。”注引《凌阳子明经》:“列缺气去地二千四百里,倒景气去地四千里,其景皆倒在下。”《汉·郊祀志》:“登遐倒景。”注:“在日月之上,反从下照,故其景倒。”⑤《楚辞》:“华酌既陈,有琼浆些。”《真诰》:“羽童捧琼浆。”⑥《楚辞》:“仍羽人于丹丘。”羽人,飞仙也。羽人稀少,韩已去位。此句起下。

  似闻昨者赤松子①,恐是汉代韩张良②。昔随刘氏定长安,帷幄未改神惨伤。国家成败吾岂敢③?色难腥腐餐枫香④。

  (此申明谏议去官之故。以张良方韩,是尝平定西京者。帷幄未改,言老谋仍在。成败岂敢,言不忘忧国。色难腥腐,盖厌浊世而思洁身矣。)

  ①《张良传》:“愿去人间事,从赤松子游耳。”《列仙传》:赤松子,神农时雨师,能入火自烧。②《汉书》:张良,字子房,其先韩人也。陆机《高祖功臣传》:太子少傅、留文成侯、韩张良。《高祖纪》:“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③《出师表》:“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④《前汉·邓通传》:太子痈而色难之。《神仙传》:壶公数试费长房,继令啖溷,臭恶非常,房色难之。鲍照《升天行》:“何时与尔曹,啄腐共吞腥。”注:“啄腐吞腥,谓酒肉之人。”《尔雅注》:枫,似白杨,叶圆而岐,有脂而香,今之枫香是也。《山海经注》:宋山枫木,即今枫香树。《南史》:任昉营佛斋,调枫香二石。【张远注】枫香,道家以之和药,故云餐。《鹤林玉露》引佛书,凡诸所齅,风与香等。朱注引范成大诗“悬知佛骨有青冥,风香久已涤膻腥”。其说皆迂曲。郑侯升曰:杜诗又有“独叹风香林,春时好颜色”,亦岂用佛书耶?

  周南留滞古所惜①,南极老人应寿昌②。美人胡为隔秋水,焉得置之贡玉堂③?

  (末想其老成宿望,再出而济世匡君也。《杜臆》,南极老人,非祝其多寿。此星治平则见,进此人于玉堂,是即老人星见矣,盖意在治平也。此章,前三段各六句,末段四句收。)

  ①《史记》:太史公留滞周南。②《晋书》: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极,常以秋分之旦见于丙,秋分之夕没于丁,见则治平,主寿昌。③焉得置之,上四字略读。《前汉·翼奉传》:久污玉堂之署,颜师古曰:玉殿在未央宫。《扬雄传》:上玉堂。朱鹤龄曰:韩谏议,不可考,其人大似李邺侯,必肃宗收京时尝与密谋,后屏居衡湘,修神仙羽化之道。公思之而作。似闻以下,美其功在帷幄,翛然远引。周南以下,惜其留滞秋水,而不得大用也。

  卢元昌曰:韩官居谏议,必直言忤时,退老衡岳,公伤谏臣不用,功其出而致君,不欲终老于江湖,徒托神仙以自金也。首尾美人,中间羽人及赤松子、韩张良、南极老人,总一谏议影子。

  吴江潘耒曰:少陵平生交友,无一不见于诗,即张曲江、王思礼、未曾款洽者,亦形诸歌咏,若李邺侯,则从无一字交涉,盖杜于五月拜官,李即于十月乞归,未尝相往还也。此诗题云“寄韩谏议”,则所云美人,当即指韩,《钱笺》移之邺侯,有何确据?杜既推李如此,他诗何不一齿及,而独寓意于寄韩一篇?且何所忌讳,而庾辞隐语,并题中不一见姓氏耶?若云诗中语非邺侯不足当,则韩既谏官而与杜善,安知非扈从收京,曾参密议者耶?钱氏归其说于程孟阳,亦自知其不的也。

  黄生曰:钱氏谓此诗欲韩谏议贡李泌于玉堂,其说近凿。韩时在岳阳,其官之有无不可知,何得以荐贤望之?观泌语肃宗云“杀臣者,乃五不可”,则其君臣之间,正非谏议小臣所能与也。予意韩张良,当即指韩谏议,亦在灵武从驾,故曰“昔随刘氏定长安”,既而肃崩代立,故曰“帷幄未改神惨伤”,其人必见时事不佳,故弃官远游,公特微其辞曰“国家成败吾岂敢,色难腥腐餐枫香”也。前段“玉京群帝”云云,指当时在朝之臣,远方流落者望之犹登仙也,公盖与韩有旧,故作此寄之,而因以自寓,所以结处深致慨惜,言此人自宜在玉堂之上耳,焉得置而不用耶?朱注虽不径指为李泌,顾云其人必肃宗时常与密谋,后屏居衡山,修神仙之道,公思之而作,则亦总为“玉京群帝”等语所惑也。予初疑公以子房比韩,或张之先与韩同出。因检《史记索隐》注云:王符、皇甫谧皆言子房本韩之公族,因秦索之急,故变姓名。益知本句不曰汉代张子房,而曰汉代韩张良,公之所指本明白,人自不解耳。
-----------仇兆鳌 《杜诗详注》-----------

严隐君九龄适轩


谢谔

陶公勋业在姑苏,扁舟归来春水湖。
张良亦从赤松子,抛掷兵閒黄石书。
平吴戮项本无事,所适定非真适意。
战酣人境强回头,晚乃逍遥脱尘累。
先生之适真天然,浩气养得归林泉。
一生袖却夺标手,名利噎眼如云烟。
清风丈室数椽足,幕天席地月为烛。
径有幽花杖履香,窗延野竹缥缃绿。
天边白云不可呼,空中野鹤随所如。
延年美意复谁解,拂尘岸巾聊自娱。
松纹簟滑琉璃色,卧展南华书一帙。
先生之适真天然,不速成还嗔叩门客。


御史马伯庸与达鲁花赤徽币不出


丘葵

皇帝书徵老秀才,秀才懒下读书台。
张良本为韩仇出,黄石持因汉祚来。
太守枉劳阶下拜,使臣空向日边回。
床头一卷春秋笔,斧钺胸中独自裁。


咏史诗·博浪沙


胡曾

嬴政鲸吞六合秋,削平天下虏诸侯。
山东不是无公子,何事张良独报仇。


四皓庙


元稹

巢由昔避世,尧舜不得臣。伊吕虽急病,汤武乃可君。
四贤胡为者,千载名氛氲。显晦有遗迹,前后疑不伦。
秦政虐天下,黩武穷生民。诸侯战必死,壮士眉亦颦。
张良韩孺子,椎碎属车轮。遂令英雄意,日夜思报秦。
先生相将去,不复婴世尘。云卷在孤岫,龙潜为小鳞。
秦王转无道,谏者鼎镬亲。茅焦脱衣谏,先生无一言。
赵高杀二世,先生如不闻。刘项取天下,先生游白云。
海内八年战,先生全一身。汉业日已定,先生名亦振。
不得为济世,宜哉为隐沦。如何一朝起,屈作储贰宾。
安存孝惠帝,摧悴戚夫人。舍大以谋细,虬盘而蠖伸。
惠帝竟不嗣,吕氏祸有因。虽怀安刘志,未若周与陈。
皆落子房术,先生道何屯。出处贵明白,故吾今有云。


寿柏峰


陈普

爱道爱宝同缩蜗,福善一点如朝霞。
稽天利欲渺无路,不妨甪里留巅崖。
清虚淡素天所觑,百神万物争拥遮。
七十移桃自玄圃,八十意思犹未花。
含如抱粹不肯露,时对知已抽萌芽。
工亦一人年在第,弱质自愧霜蒹葭。
逢人说项有何见,岂非气味同一家。
啖柏茹芝分一叶,朝夕供兄粥与茶。
一任张良算出去,人生何惜老年华。


和谢吏部铁字韵三十四首·呈几叟仪曹四首


邓肃

管中窥豹一斑耳,敢对江海更言水。
赖公不作扬雄尾,舞雩曾许随童子。
绨袍至今念故人,世人欲杀渠不嗔。
更将妙语为高价,坐令玉表欲侔真。
期公终始不相绝,回愚参鲁余亦拙。
异时报德但修身,那用张良袖中铁。


真州杂赋


文天祥

十二男儿夜出关,晓来到处捉南冠。
博浪力士犹难觅,要觅张良更是难。


漫歌


顾大武

酒旗招摇西北指,北斗频倾渴不止。
天上有酒饮不足,翻身直下解作人间顾仲子。
酒中生,酒中死,糟丘酒池何龌龊,千钟百觚亦徒尔。
堪笑刘伶六尺身,死便埋我须他人。
此身血肉岂是我,乌鸢蝼蚁谁疏亲?四鳃鲈鱼千里莼,有
此下酒物,刘季张良焉足论。
左携孔北海,右揽李太白。
余杭老姥寄信来,道我新封合欢伯。


【中吕】阳春曲 知几


白朴

知荣知辱牢缄口,谁是谁非暗点头。诗书丛里且淹留。闲袖手,贫煞也风流。
今朝有酒今朝醉,且尽樽前樽限杯。回头沧海又尘飞。日月疾,白发故人稀。
不因酒困因诗困,常被吟魂恼醉魂。四时风月一闲身。无用人,诗酒乐天真。
张良辞汉全身计,范蠡归湖远害机。乐山乐水总相宜。君细推,今古几人知。


玉斗歌


刘翰

汉兵咸阳未休舍,楚王长歌到戏下。
项伯夜入张良营,沛公仓皇出城谢。
自言戮力共攻秦,不意入关成此勋。
闭关籍民备他盗,尽封府库待行军。
项庄拔剑项伯起,汉楚兴亡在今尔。
鸿门壮士斩关来,慷慨一卮谁惧死。
君不见秦亡鹿走骊出倾,四方尽起诸侯兵。
龙颜隆准泗上长,天之所授谁能争。
英雄肯落他人手,独遣谋臣谈辩口。
君王间道却归来,满地秋声鸣玉斗。


杏梅


李龙高

淡把猩猩血染成,涴他玉雪一生身。
相形倘在骊黄外,未必张良似妇人。


结袜子


杨维桢

汉家九陛飞秋霜,公卿会立朝明堂。
王生何人谈老黄,廷辱廷尉理不山。
廷尉跪结袜,有如壮夫出胯下,面无惭色神洋洋。
君不见黄石公进张良,夏侯章诋孟尝,长者之名从此扬。


咏陶渊明


颜真卿

张良思报韩,龚胜耻事新。狙击不肯就,舍生悲缙绅。
呜呼陶渊明,奕叶为晋臣。自以公相后,每怀宗国屯。
题诗庚子岁,自谓羲皇人。手持山海经,头戴漉酒巾。
兴逐孤云外,心随还鸟泯。


推荐阅读